讓高牆倒下
2013/02/12
 
文/劉曜彰(慈濟大學醫學系)  
攝影/林國彰
 
   「寒風飄飄落葉,大營盤是朵美麗的花…」熟悉的旋律彷彿又回盪在耳際,這大營盤之花,歌詞裡的一字一句都有孩子們對家、對學校最真摯的情感。大營盤的學生,許多是來自外縣市的麻風村。離鄉千百里,往往回家一趟就是一兩天,然而,這遙遠的距離並不構成障礙,他們積極地努力,來這尋求一個公平的機會,試圖擺脫歷史和環境的束縛,開創一個屬於自己的未來。
 
   在這些長期被疾病烙印的麻風村,由於政府的漠視和民眾的刻板印象,學習,顯得奢侈又遙遠,但就是因為這樣的缺乏,讓這項資源更顯得彌足珍貴,也讓這裡的學生們更懂得去珍惜和感恩。課堂間,注目著你一雙雙熱切的眼神,就是他們對於知識的渴望;而課堂後,整其劃一的:「起立,敬禮,謝謝老師。」、九十度的鞠躬、鏗鏘的音量,便是他們對於學習的尊重,這樣的回饋,對我們這些非專業講師來說,可說是頂級的待遇。常常,看著他們認真地抄著筆記,心中有感動卻又有那麼點不捨,不捨的是這些孩子小小年紀,就必須離開家鄉到異地求學,那心裡上的壓力可想而知,但也就是這般的毅力跟精神,格外令人感動,儘管受限環境,仍奮力地去創造新的可能性。
 
樂活營盤
 
   還記得邂逅的第一天,大家就圍坐在草地上,玩著簡單的團康遊戲,聊聊現在、談談未來。這裡的生活簡樸愜意但平凡中又帶著驚奇與創意。當小朋友領著我在校園裡四處參觀時,說是參觀,其實更像是一場冒險。學校的邊坡,就像是實境化的開心農場,再往上爬,上邊的平台則能一覽大營盤的面貌,那視野之遼闊,也是來自台灣的我不曾見過的。這裡,沒有都市常見的塑膠玩具,取而代之的,則是信手拈來的植物。小朋友們如同變魔術般的,把隨手摘來的葉子像射箭般的發射出去,讓我驚呼連連;抑或是,撿起地上的樹枝,巧手一變加上橡皮筋,便成了殺傷力十足的木槍。在讚嘆之餘,也不禁佩服小朋友們對於自然觀察的敏銳,有時,他們甚至就像預報員一般,能準確地預測出天氣的變化。或許,他們缺少了許多的現代科技,但卻也更凸顯出了,在簡單中,本質裡最原始而純粹的直覺。
 
   家訪的過程中,我們更加貼近到孩子們的實際生活。對我們這些都市孩子來說,每日三餐溫飽像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對他們而言,則可能是奔波一生在努力的目標。於是,父母長期外出打工,孩子則為了分擔家計,下田農活。這樣的生活不是特例,而是多數的常態。無奈現實的壓力,讓多數的家庭不得不低頭妥協。曾有過同學,表明自己很可能只念完這一學期便回家幹活了,他是名用功又有成績的初一生,我試著鼓勵他繼續唸下去,但他卻回答:「哥哥,對我們來說,讀書這檔事顯得遠了點,我覺得我現在學的已經差不多了,是該回家幫忙幹活了。」不了解他們背景前,我可能是一派天真地告訴他念書的好處以及未來性,但當我實際走訪過當地,卻是一番猶豫,我開始懷疑,究竟他們需要的是什麼,基本的文化知識?還是近乎浪漫地升學,出人頭地?這是在這次作志工過程中產生的矛盾,懷疑自己所作的,會不會僅是自己的一廂情願?然而,幾經思考仍是無解,人生的道路是自己的,或許我們的能力所及,就是在這一段時間裡,作好一個陪伴者的角色,努力地去作,然後衷心地盼望著會有所不同吧。
 
麻風烙印 如影隨形
 
   每個人的心中,總存在著想要隱藏的一面自我。孩子們亦然。而對他們來說,我想就是如同詛咒般的─麻風病吧。這樣的烙印,像是鬼魅般如影隨形,也是孩子們最不願提及的,畢竟,就是這樣的疾病,讓他們幾代來得過著離群索居的日子,沒有身分,又必須面對一般人歧視的眼光。這些種種讓孩子們更顯得自卑、沒自信,而這也讓我們在營隊期間吃了不少苦頭。北師大心理專業的同學們,也評估出孩子們具強烈的防禦機轉,抗拒地去碰觸內在深處的世界。而如何突破那座高牆,是種挑戰,也是種學習。卸下一個人的防禦,需要一層層的抽絲剝繭,透過友誼的建立,才能更加進入他們的內心世界;而自信心的建立,更是需一步步地,經過鼓勵和獎勵來達到成效。每當孩子們站在台上,努力地學習表達自我,儘管不時的緊張結巴、眼神飄移,但看著他們勇敢地踏出第一步,沒什麼比這更令人感動了。
 
兩岸學子 互動交流
 
   在我的印象中,台灣媒體或是同學的耳語相傳,總把大陸學生塑造成了獨立又強勢的形象,讓我感覺,他們是孤高的一群,身負著某種偉大情結,盡力地在各種場合表現自我。這一直是我想像中的大陸學生,然而,經過兩周的交流,這樣的刻板印象可能要大大地修正一下。確實,在獨立自主和表達能力上,不管是北師大或是石油大學的同學們都讓我印象深刻,而對事的主動積極更是令人眼睛為之一亮,此外,走過大江南北的他們個個都見識廣闊。然而,在與他們相處的過程中,也不乏看見他們精明幹練形象下,平易近人的特質和那份大學生的熱情與衝勁。這次的交流讓我見識到了大陸年輕人的活力,也認識了不少新朋友,相信,未來在這全球化的舞台上,大家一定還有再見的機會,而到時,可能是合作的夥伴,但也可能是彼此的競爭對手。
 
   「十三天的營期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這些回憶,卻已足夠我回憶一輩子了…」想起在結營典禮上給孩子們的致詞,當時的激動和泛紅的眼眶,現在仍是記憶猶新,而孩子們依依不捨的告別聲,一陣陣仍徘徊在腦海中。兩周的時光,眨眼間便過去了,回首這一路來的過程,是滿滿的收穫和說不完的感謝。在這志願服務的過程中,最開心的莫過於是在分享的同時,體驗到不一樣的生命經驗,在付出的同時,我們也在收穫。這次的營隊,從愛心出發,受到各界的大力幫助,一路上克服了大大小小的困難,從中學習到不少,也進而更加瞭解自己。儘管分別時有萬分的不捨和依依離情,但我想,一段旅程的結束亦象徵著新的開始,對孩子,或是對我們來說,未來都是全新的開始,而這段緣分,也會像營火晚會的煙花,永恆存在記憶中的那一片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