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社會焦點 ─ 「悲歡樂生」 見證台灣抗痲瘋史
2004/06/29

文/林倖妃、林家群

   國內唯一、也是最後的傳染病隔離院樂生療養院即將在十一月拆除關閉,希望之翼服務協會為走過七十五年歷史的樂生,記載背負烙印被隔絕在社會之外,度過生命無數寒暑的痲瘋病患,集結成《悲歡樂生》一書,留存完整紀錄,也為台灣抗痲瘋史留下見證。

   痲瘋病在台灣俗稱「ㄊㄞ ㄍㄜ病」,意為骯髒可怕之意,患者因神經遭痲瘋桿菌侵襲,以致皮膚潰爛、外表扭曲、四肢被迫截肢,被視為無藥可治的傳染病。日本政府在一九三○年採取當時國際認可的隔離政策,將痲瘋病患送入療養院,任其終老,樂生療養院就此誕生。在完成歷史階段任務後,即將於十一月拆除。

   中華希望之翼服務協會執行長張平宜透過史料蒐集,並和截至目前為止僅存的三百四十三名樂生住民以口述方式留存紀錄,首度向世人揭開痲瘋樂生的神秘面紗,《悲歡樂生》一書是目前國內唯一詳細記載樂生的過去和現在的書籍。

自給自足 宛如遺世獨立

   痲瘋病因長期被污名化,患者被合法孤立、被剝奪人權,被迫和家人生離卻如死別,送入樂生就猶如進入另一個孤寂的世界,一生背負疾病的烙印和病魔抗戰。因遭外界棄絕隔離,極盛時期的樂生收容超過一千一百人,必須自給自足,內部出現各行各業精細分工,就像社會的縮影。

   「悲歡樂生」書中記載,因附近居民不願賣東西給樂生,因此院內有病友自營的菜市場,清晨六點左右開市、八點收市。早年因有兩攤菜攤、兩攤肉攤,彼此還會互相競爭;也因政府給予豬肉免稅,便宜豬肉遠近馳名。市場也成為院內的八卦中心,傳遞各種瑣事。

   民國五、六○年代,樂生病友為抒發精神苦悶,尋求心靈慰藉,自行組織話劇隊、歌詠隊、創刊壁報還有各種文藝競賽,發展出屬於樂生的文化圈,並出版《向生月刊》。院內有專屬聯合樂隊,薩克斯風、大小喇叭、大小鼓一應俱全,沒有指揮,全靠默契,樂團最重要的工作卻是為凋零的樂生老友送葬。 

好賭成風 小澳門名號響

   院內生活最受歡迎的其實是「賭」,長年隔離讓樂生人好賭成風,牌九、骰子、麻將、大家樂、六合彩,連肥皂、米糧等救濟品都可拿上賭桌。因院內禁止賭博,住民到療養院旁賭博,形成特區,因有痲瘋當「金鐘罩」,連警察都不敢去抓賭。一傳十、十傳百引來黑白兩道,賭桌上沒人怕痲瘋,「小澳門」的名號因此在道上響叮噹。

   賭之外也有「生理需求」,有個老鴇在樂生附近開妓院「查某間」,興盛時期有二十個小姐專門接痲瘋客,有的還因此嫁給樂生人從良。其中一位大奶婆接了三十幾年客,完全靠樂生維生,是樂生男人的共同情人,收到的戒指以斤論,還有好幾張戰士授田證。

患者成家 親子三月一見 

   與世隔絕的痲瘋男女患者也會發生感情,在樂生配對成雙,日據時期院方曾禁止生育,強制結紮甚至墮胎。直到治療痲瘋病的藥物DDS被廣泛運用後,才解除。但新生兒需移往院外撫養,以杜絕感染;分開時爸媽哭得像淚人兒般,卻又因為愛而必須放手。孩子每三個月由神職人員抱去探望,在舞台上排排站,台下的父母只能緊挨舞台,眼睜睜盯著孩子,卻沒人有勇氣上前擁抱。 

   七十五年過去,樂生院的拆除也代表台灣抗痲瘋成功。但歷史無法抹滅,僅剩的三百四十三位樂生人將移往新建的養老機構,希望之翼服務協會將在今(廿九)日下午二時於台北市民生東路城邦書店舉行新書發表會暨義賣會,義賣所得一半留作樂生老人急難救助金,另一半援助大陸偏遠地區痲瘋患者子女的希望工程,電話是(○二)八二八七○○四一,郵政劃撥帳號:一九七五五五七六,戶名:中華希望之翼服務協會